四亿彩票

發布者:宣傳部發布時間:2019-11-07浏覽次數:10

  朱建華在6歲時患上了骨髓炎,因爲當時條件限制,延誤了治療,所以他患病的那條腿現在落下了殘障,走起路來不太方便。

  他現在在南京醫科大學藥學院臨床藥學專業讀博士二年級。已經發表了4篇SCI論文,累積影響因子超過20分。同時還取得了江蘇省博士創新計劃資助。

  “我很喜歡《士兵突擊》裏的那句台詞:不抛棄、不放棄。”他說。

讓世間的疾病少一些

  朱建華現在做的是靶向蛋白組學方面的研究——如何更加准確地檢測和診斷腫瘤。“很有趣,也很艱苦。”

  惡性腫瘤的治療已經由傳統的手術和放化療時代進入到以靶向治療、免疫治療爲主的精准醫學時代。朱建華具體研究的問題是如何精准確定腫瘤組織裏PD-L1的含量,這樣才能確定對腫瘤病人是否用藥、用什麽藥以及用量是多少。

  “現有使用的方法存在不准確的問題,而且檢測儀器、標准都不統一。”朱建華說他希望通過研究能夠確定一個相對統一的標准,爲患者提供便利,也能減少不必要的浪費消耗。

  “將納米探針送達腫瘤組織,它能夠特異性地識別PD-L1,經紫外光照射,探針會釋放出特定的肽段,質譜檢測、定量這些肽段,從而測定PD-L1的量。”幾句話就可以概括的過程,他忙了3個月。“光是納米探針這輛‘車’上要放多少‘貨’,這個問題就需要設計、嘗試,不斷的失敗、再思考、再平衡。”

  碩士階段,朱建華研究的是“納米藥物遞送”。他打比方說,就像是培訓專送腫瘤化療藥物的“快遞小哥”。如果送錯,就把正常細胞殺死了,後果很嚴重,只有把化療藥物精准快遞到腫瘤細胞那裏,順利地消滅它,“快遞小哥”才算完成使命。

  “科研很枯燥,但我很喜歡。擺弄瓶瓶罐罐,動手設計出符合自己思路的設備,得到屬于自己的成果,很有成就感。”填報高考志願的時候,他的志願清一色地全部都是醫科大學。

  “我來自農村,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,小時候生病,都是在鄉裏的衛生所治療,連縣醫院都很少去。”因爲腿腳的問題,他從小立志要當醫生。

  “现在觉得,医生技术再好,没有好的药物也不行啊。每个角色,都有他自己的定位和作用。”读了药学专业以后,他渐渐也体会到了其中的乐趣和成就感。他学药学专业的初衷很简单,能够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,讓世間的疾病少一些。

“我遇到了很多好人”

  “我沒想到我自己會一直讀到博士。”他說,“但既然讀到了,就要去自主地開辟自己的方向和天地。”

  “小時候,也有人勸我父母,放棄對我的治療,但他們沒這樣做,而是堅持送我去看病,一直供我讀大學。”回顧自己的路,朱建華覺得自己很幸運。“越往前走,就遇到越來越多的好人。”

  來南醫大讀博之後,一件小事讓朱建華難以忘懷。他平時會以自行車代步,一次在北門附近,車胎爆了。一位食堂阿姨正巧經過,見此情景,就把他一路送到了義烏小商品城的修車點。“她把我送到後,我才知道,阿姨回家的方向,其實是相反的。”

  “我的導師陳芸教授也常對我說,盡努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,不留後悔。”

  說到自己的右腿時,他淡淡一笑,毫不介懷地說:“我覺得沒什麽不同,就是走路有點不方便。”從早到晚守在實驗室做實驗的強度很大,他也從不覺得很辛苦,“我覺得我對科研很感興趣,我很樂意看到自己能夠每天進步一點,雖然有時候一直站立對我來說會有一點疲憊。”

  一開始,他獨自面對複雜的實驗也曾困擾過,面對冗雜的數據也曾歎氣過,“當時剛剛來南醫大,以前幾乎沒有單獨做過實驗,我做第一個材料實驗做了整整六個月,中間很多波折,但是我從未想過放棄,最終還是得到了想要的結果。”

  他覺得,先天的困境和不足,反而促使自己能靜下心來做事。“我現在既不需要拄拐,也沒有截肢,還能做自己喜歡的事,體育鍛煉也不落下,乒乓球、籃球、羽毛球,都是我喜歡的運動。我打乒乓球水平還不錯,在本科的時候,還拿過學校的比賽一等獎呢。”

  “心胸開闊,靈魂健康,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“要有站起來的力量”

  在團隊裏,朱建華永遠是第一個到達實驗室,又是最後一個關燈離開的人。節假期間,他的身影也總是出現在實驗室的玻璃窗後。

  “我是實驗室中年紀最大的,我有這個責任照顧好實驗裏每一個師弟師妹。”當大家都走了,他會確認好儀器的開關,確保實驗室安全才會離開。他盡力把身邊力所能及的事情都做好,傳達好導師的任務,帶著師弟師妹們一起做實驗,關心他們的生活。

  他團隊裏的張文均評價他說:“師兄豪氣爽朗,常常關心師弟師妹們的動態,安撫、開導、督促,是我們團隊保持凝聚力、向心力的核心。”

  “在師兄的督促和領導下,實驗室充滿了凝聚力,以及較高的執行力。”團隊中的倪榮華覺得朱建華認真負責的態度感染了整個團隊。

  學校開展主題教育,朱建華是黨員,又是團隊裏的老大哥,帶著研究生支部的黨員學習典型人物,他特意給大家講了錢學森的故事,“在美國求學的時候,因爲是中國人,錢學森被美國同學嘲笑。他很霸氣地回怼:中國現在是比美國落後,但作爲個人,你們誰敢跟我比試!”

  朱建华说,他特意挑选了这个故事,鼓励大家,也是激励自己。“我读了这个故事以后的真实感受是:当你被需要的时候,要有站得起来的力量。这力量,知识会赋予你,经历也会赋予你。”(丁宇舟/文 崔雨萌/摄)